宁夏新闻

新需求蓬勃兴起 生态游成重庆旅游行业下一个风

发布时间: 2021-06-09

  绝壁环绕、碧水幽潭、湖天一色……5月18日,渝北铜锣山矿山公园,游客三五成群,或拍照留影,或林阴休憩,显得那么怡然自得、休闲惬意。

  “太意外了!这里曾是主城有名的采石场,留下了千疮百孔的‘伤痕’,如今却换了一幅柔美面孔,让‘绿’浸染整个山间,成了重庆版‘黄石公园’。”慕名而来的游客李佳佳,一路游览,一路赞叹。

  5月19日是“中国旅游日”,今年的主题是“绿色发展,美好生活”。绿色、生态、健康……历经新冠肺炎疫情冲击,旅游消费需求呈现明显新变——生态旅游,在经历了接受理解、多种实践、典型示范等阶段后,正在以一个个令人眼前一亮的变化,擦亮重庆“山水之城 美丽之地”的招牌。

  “旅游,从本质上说,就是一种审美活动。”携程集团公共事务部区域总监张大伟称,审美的变化决定了消费需求的变化。

  以刚刚落幕的五一假期为例,全国国内旅游出游2.3亿人次,同比增长119.7%,按可比口径恢复至疫前同期的103.2%,旅游市场复苏重振势头强劲。

  “细研这些大数据,你会发现,随着游客旅游审美素养提升,消费需求的变化趋势明显。其中,‘放慢脚步,亲近自然生态’是新潮流。”张大伟称,根据携程平台数据,劳动节五天假期,游客人均出游时间就达4.18天,创近年来新高;人均花销1713元,创近年来新高。

  在目的地选择上,绿色生态型景区是游客的主要选择之一;在酒店选择上,全国十大热门酒店排名中,森林、海景等主题酒店就多达5家。由此可见,游客迫切期望回归大自然,呼吸新鲜空气,感受生态之美。

  “从‘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到‘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江河湖泊、奇山秀水等一直是旅游核心吸引力,近年来随着消费需求的多元化、个性化发展,生态、绿色、健康进一步成为游客价值追求,‘亲近自然’也成了越来越多人的主要选择。”中国旅游研究院长江旅游研究基地首席专家、重庆旅游发展研究中心主任罗兹柏称。

  “消费是生产的先导,用绿水青山的‘颜值’换金山银山的‘价值’。旅游业的确是绿色发展的最佳表达方式之一。”渝北铜锣山矿山公园业主单位——重庆临空文化旅游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沈蓝乔称。

  铜锣山与缙云山、中梁山、明月山并称为重庆中心城区的“四山”,是重要的“生态宝库”。上世纪80年代,这里是重庆重要的灰岩采石基地,高峰时采石场多达上百家,年产值数亿元。不过,大量开采活动也导致当地面临严重生态问题,如田地损毁、植被破坏、粉尘飞扬、道路坑洼等。

  2010年,渝北区政府全面关停该矿区,满目疮痍的矿山成了“被遗忘的地方”。经日积月累的汇集,这里的矿坑积水之后,形成不少深邃而斑斓的湖泊,被驴友誉为“重庆小九寨”“重庆版‘黄石公园’”。

  近年来,渝北按照“矿山公园建设与矿山环境恢复治理、矿业遗迹保护紧密结合”的思路,以矿迹保护、生态修复为本,以奇幻景观为亮点,以沉浸式矿山旅游体验为特色,对该矿山进行了集生态修复、科普教育、文化康养、休闲度假为一体的5A级旅游景区打造。

  “目前,矿山公园已完成‘生态修复+旅游打造’2200亩。在不到3个月的试运营中,已接待游客超过35万人次,比不少A级景区人气都旺。”沈蓝乔称。

  酉阳板溪镇扎营村,是又一个曾经“被遗忘的地方”。这里两山夹一沟,地上除了石头还是石头,植被覆盖率和土壤覆盖率不足30%,岩石裸露率超过70%,属重度石漠化区域。

  “石头缝缝不经干,天旱年景不产粮”,是这里的真实写照。“我们曾发展过烟草业、养殖业等,但‘巴掌土’种啥啥不出,均无疾而终,当地甚至戏称‘扎营村想要脱贫致富,除非石上生花马长角’。”扎营村党支部书记熊世凯说。

  2018年起,酉阳旅投集团以石漠化根治为抓手,以乡村振兴为目标,以文农旅融合发展为载体,对扎营村进行“石漠化治理+旅游开发”综合打造,探索文化、旅游、扶贫、乡村、艺术等有机融合的景区开发新路径。

  2019年,叠石花谷景区面世,汇集了图腾柱、篝火台等33处叠石文化景观,植入了参与性、在地性、生态性、多样性、功能性俱佳17件艺术作品,并种植了大量粉黛乱子草、杜鹃等花卉植物,让景区变成了童线日正式开业,后虽有疫情影响,景区仍然一炮而红,目前已经累计接待游客上百万人次。”景区负责人周永乐称。

  “我们这里还办起民宿、农家乐30余家,经营得好的月营业收入超过20万元。”板溪镇政府相关负责人称,如今,村民通过土地流转、务工、开办农家乐、售卖土特产等,人均年收入增长1500元左右。

  接待游客72.5万人次,同比增长82.99%;实现旅游总收入5.4亿元,同比增长82.64%……这是万盛经开区今年五一假期的成绩单。

  “黑山谷、万盛石林、梦幻奥陶纪、青年汇·巅峰乐园、板辽金沙滩、蘑菇总动员等,我们的景区几乎全部依托良好生态打造而成,绿色生态已成了我们最好的生产力。”万盛经开区文化旅游局相关负责人称。

  万盛,因煤而立、因煤而兴,在煤矿资源逐渐枯竭后,又因煤而困、因煤而衰。2009年,万盛被列为国家第二批资源枯竭城市,开始不断探索资源型城市转型之路。

  依托得天独厚的资源禀赋,旅游业迅速接过了产业发展的接力棒,掀开了万盛昔日煤矿人的“绿色”新生活。按照“城乡一体、景城一体、全域布局、四季度假”的发展目标,万盛把区域内566平方公里作为旅游景区进行全域规划建设。

  目前,万盛已建成星罗棋布、特色各异的景区景点22个,重点发展生态旅游、体育旅游、乡村旅游等业态,推进农旅融合、体旅融合、文旅融合、商旅融合。

  “按照目前的发展势头,到2025年,万盛预计游客接待量将达到3500万人次,地区文化旅游增加值达到地区总增加值的15%以上。”该负责人称。

  “在全球众多申报地中,‘国际山地旅游日’活动今年首次在中国举行,而且落户重庆南川,是因为南川的发展理念、基础条件等完全符合我们的标准。”5月17日,2021国际山地旅游日世界遗产名山(金佛山)峰会新闻发布会在市文化旅游委举行,国际山地旅游联盟执行秘书长傅迎春称。

  近年来,南川坚定不移走生态优先、绿色发展之路,充分挖掘金佛山的稀缺性价值,延伸产业链、提升价值链,推动观光游向康养游、体验游、深度游拓展,提高绿水青山含金量,把金佛山变成了名副其实的金山银山。

  “五一假期,我们接待游客71.3万人次,较2019年同比增长17.6%;实现旅游综合收入4.1亿元,同比增长56.25%。生态旅游,已迸发出强大的生命力。”南川区文化旅游委相关负责人称。

  “生态旅游概念最早由世界自然保护联盟于1983年提出,在国内经历了概念引进、接受理解、多种实践、典型示范等阶段。”罗兹柏认为,生态旅游是践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理念的内在诉求,也是旅游业高质量发展的根本路径,重庆多个区县的实践探索,足以证明生态旅游将成为旅游行业的下一个风口。(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