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夏网

【新闻调查】他乡埋忠骨 英魂不寂寞

发布时间: 2021-06-09

  “爸爸,我们终于找到您了,您安息吧”5月2日,在泉州台商投资区洛阳镇洛阳村的烈士塔前,来自山东东营的周凤香跪在烈士周玉范的墓碑前诉说着。在志愿者帮助下,时隔60多年,周凤香终于找到父亲的安葬之地。该烈士塔共安葬了8名外省籍烈士,台商投资区志愿者多方联系,已为6名烈士寻找到家属。记者了解到,在泉州大地上,安葬着不少曾为泉州抛头颅洒热血的外地革命先烈,除了帮这些烈士寻找亲人外,每年清明前后,当地各级政府部门、志愿者、市民均会自发组织祭扫,让埋骨他乡的英魂不寂寞。

  “清源山齐云路旁的山林里,有一座小小的解放军烈士墓。”近日,市民许女士向本社24小时热线反映,在她家先人墓地旁有一座墓,墓碑上刻着“中国人民解放军黄后俊烈士之墓”每年,市民在祭扫自家先人墓地时,都会自发帮这位解放军烈士扫墓。

  记者沿着齐云路上山,过清源山景区收费处约1公里,在公路下方山林中,找到许女士所说的烈士墓。这座烈士墓占地约0.5平方米,周围都是当地人的墓地。墓碑右边雕刻着“中国人民解放军晋江市□区警通□□”,中间写着“黄后俊烈士之墓”,左边落款为“江西省□□第五区□□□一九五九年二月十六日□□”。(注:“□”为字迹不清晰或难以辨认的字)

  许女士说,不少志愿者、市民通过网络发布信息,为安葬在泉州的外地烈士寻找亲人,希望通过泉州晚报的报道,也能帮这位黄姓解放军烈士找到亲人。记者将这座烈士墓的情况反馈给了泉州市退役军人事务局。该局工作人员表示,他们将进行调查了解。

  记者注意到,每年清明前后,我市各地的烈士纪念设施,都有市民、志愿者自发前往祭扫。

  安葬在泉州的外地英烈很多,我市也通过各种方式纪念他们,为烈士修墓、建纪念亭(塔)等。在惠安崇武,还修建了一座全国唯一的解放军烈士庙。

  位于永春蓬壶镇的永春三中校园里有一座“伯祥亭”,它是为纪念泉州地区地下党负责人之一的林伯祥烈士建造的。

  林伯祥,又名林松龄,1916年生,台湾嘉义县人,厦门大学化学系学生。1937年参加厦门文化界抗敌后援会,1938年加入中国,同年5月,任厦门青年战时服务团干事。1939年被选为中共泉州中心县委青年委员、官桥区委书记和养正中学党支部书记等职,以教员身份为掩护建立党的组织。1943年秋,林松龄应厦门大学校友、毓斌中学(现永春三中)首任校长林鹤龄之邀,到毓斌中学任教务主任,改名林伯祥。

  1945年12月,林伯祥在永春苏坑被捕。翌年2月24日,在莆田被反动派杀害,时年30岁。林伯祥烈士是一位忠诚的员。他以教学为掩护,积极开展抗日救亡斗争,辛勤播撒革命种子,引导大批青年走上革命道路。

  在烈士精神的感召下,原毓斌中学师生艰苦奋斗、勤教勤学,还积极参加革命活动。学校曾建立地下党联络站,也曾成为闽西南游击队的军事据点。学生为反对反动派的压迫举行过示威游行,许多学生还参加了人民游击战争。

  永春三中是林伯祥工作和战斗过的地方,为缅怀烈士业绩,弘扬爱国主义精神,学校专门修建了林伯祥烈士纪念亭。

  永春三中校长苏文暹还记得,1983年,他在永春三中读书时,学校就有伯祥亭,不过当时的亭子是木结构的。伯祥亭于1997年重建。此外,学校还编写了《林伯祥在毓斌》,记录林伯祥烈士的光辉事迹。每年清明期间,该校都会组织学生参加祭奠活动,缅怀先烈。每年新生入学,学校还会组织开展林伯祥烈士生平事迹讲座活动。

  解放军烈士庙坐落在惠安县崇武镇的西沙湾东头,占地6000多平方米,被誉为“天下第一奇庙”,里面供奉着27位解放军烈士塑像。这是一座专门为牺牲的军人建造的庙宇,也是全国唯一一座为解放军烈士建造的庙,于1996年秋建成。

  据庙中纪念碑上镌刻的碑文显示:1949年9月17日,我中国人民解放军叶飞部第十兵团28军84师251团奉命解放金门,调兵至平潭集结崇武,兵船方抵崇武镇西沙湾即遇敌机空袭,时逢渔镇集市,疏散未及,劫难将临。解放军指战员当机立断依船体或卧沙坑对空御敌转移目标,终以20多位官兵牺牲的巨大代价拯救满城生灵于血火之中。而今国家昌盛,人民安乐,昔日西沙滩已辟为旅游胜地。为缅怀英烈,激励后人,特于烈士殉难处勒石树碑永志不忘。

  前几年迁墓时,村里计划把两位烈士移到县城的烈士陵园,但很多村民不同意,“他们是为阳山牺牲的,应该留在阳山,由阳山人民纪念他们。”德化县美湖镇阳山村有一座埋葬着张山禄、刘文清两位烈士的墓地,阳山村副主任陈文珍介绍,这座烈士墓是应村民强烈要求留下来的。

  据介绍,1951年1月,中国人民解放军260团三营(另有资料记载为二营四连战士)进驻绮阳(今阳山)。2月,在民兵配合下,该营战士到绮阳鸟帮坑剿匪,直捣林荣春匪窝展开激战,刘文清、张山禄壮烈牺牲。战斗结束后,当地募资购买棺木将两位烈士安葬,并刻碑纪念:烈士刘文清,福建莆田人;张山禄,安徽人,时任班长。

  德化县葛坑镇葛坑村有一座烈士墓,这里安葬着在解放葛坑的战斗中牺牲的5位非德化籍烈士。德化县退役军人事务局工作人员介绍,该县烈士墓有40多处,每年清明前后,当地镇村干部和中小学师生都会到烈士墓祭扫。

  永春县湖洋镇镇区路旁有一座唐顺芝烈士墓。唐顺芝是江苏如皋县人,1945年参加革命,曾参加淮海战役,荣立过三等功两次。1949年8月随军进驻福建,时任中国人民解放军二十九军政治部部党小组长。1948年9月,湖洋成立区政府,唐顺芝同志任区指导员。10月25日,唐顺芝不幸落入土匪手中,于10月29日牺牲,时年25岁。永春退役军人事务局有关负责人介绍,经过多年努力,终于找到唐顺芝烈士的亲人,“最近几年,他们都会来湖洋扫墓。”

  据介绍,永春县共有烈士纪念设施118处,其中:县级烈士纪念设施1处、零散烈士纪念设施7处、零散烈士墓110座。纳入县级管理的烈士纪念设施1处;委托乡镇管理的零散烈士纪念设施7处;委托乡镇管理的零散烈士墓中有21座由所在村(居)委会管理,89座由烈士亲属自行管理,分别签订了《永春县散葬烈士墓个人保护管理协议书》。

  因各种原因,不少外地烈士暂时无法找到亲人。近年来,泉州市退役军人事务局将为烈士寻亲作为一项重要工作,各地志愿者、爱心人士也纷纷加入帮烈士寻亲的队伍中。同时,我市也加强对各类烈士纪念设施的保护,确保每一处都有人管理。

  据统计,目前我国有196万余名登记在册的烈士。退役军人事务部在开展烈士登记工作的过程中发现,由于种种原因,一些烈士的信息不够完整准确。另一方面,一些烈士的家属、后代只知亲人牺牲,不了解详细信息,不知其安葬地址。2021年4月2日,退役军人事务部正式开通烈士寻亲政府公共服务平台,公布烈士寻亲线索,收集烈属信息,发动全社会帮助完善烈士资料,为烈士寻找亲人。

  泉州市台商投资区洛阳镇洛阳村有座安葬了8名外省籍烈士的烈士塔,常年由当地政府部门和村民维护,但未曾见有烈士的家属前来怀念或祭拜。今年清明节期间,台商投资区的志愿者组织祭扫,并在“我为烈士来寻亲”网络平台发布烈士信息,通过网络接力,很快找到了6位烈士的家属。其中,周玉范烈士的家属于5月2日从山东东营赶到泉州祭拜亲人。

  “叔叔,我们来看您了”吴春水眼噙泪花,蹲下身来,把一束菊花轻轻放到烈士吴斗光的墓碑前。1957年1月2日,战士吴斗光在晋江海防执勤中牺牲。牺牲前,他答应家人回龙岩老家参加哥哥吴济光的婚礼。家人们等啊等,始终没等到他的身影,却收到了一张牺牲证明书。多年来,家人寻找其坟墓一直无果。前不久,在石狮市锦尚镇东店村71岁的老党员、退役军人邱荣周以及石狮本地媒体的牵线年才在石狮找到吴斗光的墓地。

  早在2020年,泉州市退役军人事务局就把“为烈士寻亲”作为优抚褒扬纪念工作的暖心工程之一。在前期梳理编撰全市烈士英名录的基础上,泉州市退役军人事务局进行专题研究,组织县、乡、村退役军人服务保障机构对近年来无亲友前来祭扫、烈士资料缺失的烈士进行集中摸排统计,当年梳理出20多位无亲友祭扫、资料缺失的烈士线索。通过各类媒体开展“为烈士寻亲”活动,成功为16位烈士寻找到亲人。安葬于德化县革命烈士陵园的莆田籍烈士林汝水也是此次找到亲人的烈士之一。他曾是闽中游击队队员,1947年在德化代山战斗中牺牲。经过媒体传播,林汝水的亲人找到了。“这么长时间了,还有人挂念着他,特别感动!”林汝水烈士52岁的女婿蔡福祥说。

  “无数革命先烈为了民族解放和人民幸福浴血奋战、前仆后继、流血牺牲,给我们留下了宝贵的精神财富,值得我们每一个人致敬和缅怀。”泉州市退役军人事务局工作人员表示,为烈士寻亲是一项长期工作,他们将不断梳理出无亲友祭扫、资料缺失的烈士线索,并积极联合媒体共同帮他们寻亲。

  泉州市退役军人事务褒扬优抚科负责人介绍,2020年通过全面排查摸底,统计出我市总共有烈士纪念设施523处。今年,我市将再次开展烈士纪念设施整改提升专项行动,再一次进行深入、全覆盖摸查,“这次要摸清全市的情况,并进一步明确管护人员及其职责。”市民如有发现遗漏、无人管护的烈士纪念设施,可以直接和当地退役军人事务部门联系反馈。

  根据《烈士纪念设施保护管理办法》规定,烈士纪念设施分为:国家级烈士纪念设施、省级烈士纪念设施、设区的市级烈士纪念设施和县级烈士纪念设施。未列入等级的零散烈士纪念设施,由所在地县级人民政府退役军人事务部门保护管理或者委托有关单位、组织或者个人进行保护管理。

  该负责人说,从已经掌握的烈士纪念设施情况看,我市对烈士纪念设施的保护总体比较好,当地市民也非常爱护。不过,很多革命烈士牺牲时很年轻,不少烈士没有直系后代,因此存在部分零散烈士纪念设施,特别是外地葬在泉州的烈士没有亲人祭扫的情况。此次摸查的另一目的就是要再次明确这些烈士纪念设施的管护责任人,确保每一处都有人管理。该负责人呼吁市民积极参与到保护烈士纪念设施的工作中,同时各方应加大英烈故事的宣传力度,弘扬英烈精神,将红色基因一代代传承下去。(记者 陈明华 文/图(除署名外))